cf手游蝴蝶刀怎么觉醒

瑪雅動態

NEWS

返回位置:
首頁 > 瑪雅動態 > 近期動態


前段日子,關于張藝謀那本傳記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兩個詞反復出現在我們視線,一個是“宿命”,一個是“孤獨”。當然,它們不止是大導演專屬,活在這塵世間千千萬萬的人們,其實都可以套進這樣的軌跡里,比如我,比如你,比如,譚維維

  這一次,她終于“成功”了吧。作為一個年紀輕輕起點甚高的女歌手,在33歲的時候,又站在了那個迎來萬眾矚目掌聲,也伴隨如影隨形爭議的舞臺。好像是2006年盛大超女比賽時的熱鬧重演,只是時間一不小心就跨越了十年。

  十年,“譚維維”在人們腦海中是怎樣的存在?曾經,我們記得她的名字,卻往往忽略這個人。驚艷與不得志,有實力與沒運氣,直入云端的高音和跌跌撞撞的低谷,在娛樂圈,譚維維一度是以一種“困獸”姿態掙扎著,跟她燦爛的背景有些格格不入:專業科班出身,歌唱水平不俗,斬獲國際大獎。我第一次聽到譚維維的歌聲,是在2003年張紀中版《天龍八部》,作為一個大學生的她挑大梁演唱了插曲,和王菲謝雨欣這樣功成名就的女歌手排在一起;2005年,譚維維推出第一張專輯《高原之心》,獲得法國唱片展“世界音樂大獎”,參加維也納金色大廳中國新春音樂會,在大型音樂劇《金沙》出演女一號……當2006年被同學問到要不要參加超女的時候,她蹦出一句:我是要去做評委嗎?

這個年輕、有實力、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還是以選手身份參加了比賽,后來的故事我們開始熟悉:真正一夜成名,甚至第一次掀起草根超女和學院派精英之間的爭議,獲得成都唱區冠軍、全國總決賽亞軍。四年后,人人驚詫于她在《譚某某》里赤裸裸唱著“我站在冠軍左邊,陪她嬉皮笑臉,她樣樣都不如我”,卻忽略了結尾那句膽怯而小聲的“被音樂抽了一鞭 多想回到簡單的從前”。2015年,譚維維來參加《我是歌手》,首先表達的就是對尚雯婕的欣賞和羨慕,“第一季《我是歌手》中讓我真正驚艷的人就是她。”看吧,這就是生活,不是金枝欲孽或者步步驚心,卻比電視和小說更加精彩。

  而譚維維自己,同樣帶來令人過目不忘的表演。《燈塔》《開門見山》《也許明天》《往日時光》《Firework》《烏蘭巴托的夜》《如果有來生》,七首歌,有熱情與大膽,但更多是無盡脆弱與孤獨。《燈塔》對信仰的堅守,《往日時光》對“窮得只剩下快樂”的懷念,《烏蘭巴托的夜》對親情的吶喊和追憶……驚艷贊美如潮水般涌來:原來譚維維不止有技巧!她唱的情真意切,選曲多變卻不花哨,賦予演唱更多的是動人而不是炫技,也不局限在搖滾、流行、民謠任何一種風格,一次次帶來驚喜。這樣的她,全然沒有制造人們想象之中的情節,比如是否以“復仇”心態來到這個舞臺,帶著戾氣要讓觀眾知道她多厲害,扯開大嗓門高歌猛進……沒有,全部沒有!那么多期節目下來,印象中只有她一襲白衣動人吟唱的堅定,眼含淚光回憶往昔的安靜,向著烏蘭巴托夜空輕輕招手“嘿,你在”的動容……即便詮釋容易聲嘶力竭掀起火爆氛圍的曲目,她也極其懂得分寸,絕不刻意修飾。從選曲到制作到演繹,譚維維奉獻了《我是歌手》開播以來最用心也最精彩的表演之一。

  是什么讓她有了如今的變化?拋開老生常談的勵志或陰謀論分析,我希望大家去音樂里尋找答案。回首過往,譚維維用“云里霧里”來形容大學發的第一張專輯《高原之心》,雖然一亮嗓就技驚四座,姑娘卻覺得自己只是一臺配合制作人的唱歌機器;超女成名后趁熱打鐵推出的《耳界》則是“尷尬”,“那時候我天天接商演,只能在忙碌間隙里錄音,發片的想法更多是覺得自己應該配合公司要求,在比賽完了以后發一張唱片回饋歌迷”。曾經,歌曲在她的眼里只分為“我能唱的”和“我唱不了的”兩種;她四處奔波賺錢,還賭氣式地推出一張藏歌專輯《傳說》,制作依然精致,卻透著更多迷惘:“大家都說我唱這種類型的歌好聽,就干脆出一整張讓大家聽個過癮吧!可是,這真的是我想要的音樂嗎?”我以為她至少對自己的唱功高度自信,她卻說“聲音比我美的女孩子太多了,那時候我出的唱片里很多歌旋律很棒,可是我來唱或者別人來唱,沒有什么區別。”

  那一張張包裝精美,也匯聚兩岸三地知名精英打造的唱片里,譚維維持續展現著比很多女歌手高出一籌甚至許多的實力,可她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內心越來越孤獨。2008年,她和朋友研究,想做有民族特色的世界音樂,拿著整理的demo素材給公司時,老板嚇了一跳:先不談這些東西多么生僻,怎么感覺你這個人如此不快樂?!于是找來“話癆”高曉松當她的制作人。譚維維被要求說出自己的故事——關于成長中父親早逝的悲痛和無所適從,關于個人理想和現實環境對抗的憤怒、迷惘,關于感情世界遇見的甜蜜和傷害……最終誕生的《譚某某》專輯,讓她在搖滾精神里找到自己的突破。這是一張被譚維維認為代表“重生”的作品,時至今日聽來仍充滿鮮活的生命力和震撼的沖擊力,是華語樂壇高水準之作,里面好歌如云,包括《往日時光》,還有歌王爭霸戰被譚維維拿來“四兩撥千斤”的《如果有來生》,不過我印象最深的卻是《悲哀而真實》——“我脆弱我迷茫我恐懼,我封閉我放任我背叛,我掩飾我抗拒我放棄,我祈禱我懺悔我破碎,這就是我的生活……”

  生活哪會從此皆大歡喜大徹大悟?譚維維好不容易摸索出了方向,卻不清楚如何順著這樣的方向前進。接下來幾年,她自組公司,堅持“做自己”,沒有想象中自由,公司的運營和管理反而牽扯了諸多精力,讓她失去判斷——當時覺得《譚某某》在技術上存在缺憾,于是有了制作精致卻內容匱乏的《3》;想做一個在更大格局里描述蕓蕓眾生狀態的創作人,可《烏龜的阿基里斯》還是暴露出掌控主題的力不從心,終于她明白了:原來,我能做的事很有限!“除了好好做音樂,我沒有精力去打理太多事情,也還沒有能力包攬一整張專輯的創作,當我把自己的故事都說完了、掏空了以后,就需要不斷汲取新東西。”她在這個時候,再一次感覺孤獨,不再是找不到自己的孤獨,而是孤芳自賞的孤獨。

  所以譚維維如此渴望《我是歌手》的舞臺。她知道這不是一個只依靠音樂的節目,可在這樣的時代,能有一個讓歌手和聽眾交流得如此過癮的地方,多難得啊!接連錯過兩季,只能以幫唱嘉賓身份驚鴻一瞥,第三季又進不了首發陣容后,她對這個舞臺的渴望越來越大。對比其他或功成名就或云淡風輕或初出茅廬的歌手,譚維維可以是背負最大壓力與最強烈成功企圖的人,可是她真的沒有,因為知道了自己還有那么多不足和遺憾要去彌補。“唱《燈塔》之前我腦子里躍過無數個想法,但那些想法全部圍繞著‘我會不會把這首歌唱不好’,不是說我可以通過這首歌得到什么。”唱完以后,她腦子一片空白,卻又被極大滿足感填滿:終于,終于名正言順在這個自己認為當下最尊重歌手的節目里唱了一首想唱的歌,如釋重負!然后,也沒有那么去計較名次了,然后,就是以踢館身份拿到那一期冠軍。

  

  這就是譚維維到譚某某再到譚維維的故事,這才是關于生命最真實的一場秀。跟明星、鮮花、掌聲都很遠,有些殘酷,甚至血腥,卻又透著一股眾生皆平等的溫暖。光鮮亮麗的榮耀是真實,脆弱彷徨也是真實,而譚維維和她的音樂終于學會“平衡”。她不再過多在意爭議,一如她喜歡的崔健。有人覺得崔健已經輝煌不再,譚維維如此推崇崔健證明她對搖滾的認識膚淺,而她平靜地說:“我覺得有這些想法的人,才是固執認為崔健老師只停留在昨天的人,其實老師非常愿意吸收新的靈感,非常愿意和年輕人合作,和他們碰撞出新靈感。”而她自己,或許在節目落幕之時,也不是舞臺最耀眼的那個,沒有聳動新聞標題,沒有詼諧機智冷笑話,可我覺得她的光芒正在綻放,越來越耀眼,越來越清澈,越來越堅定!這樣的譚維維,終于和一路以來挑剔他冷漠她期待她的觀眾,還有她自己和解了,就像她最后在巔峰會上唱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你呀你,終于出現了,我們只是打了個照面,這顆心就稀巴爛,整個世界就整個崩潰,今生今世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上一篇:鹿晗說過的暖心的話

下一篇:李宗盛這13首歌 寫盡了整個人生

返回列表

返回頂部
cf手游蝴蝶刀怎么觉醒 后二万能码 重庆欢乐生肖五星走势图 兰州小姐那里找 美娱是什么意思 秒速时时是国家开的 乌克兰美女 rola 东莞小姐按摩 日本美女邪恶漫画 韩国美女主播大尺寸视频 必赢客手机版